杂家尸佼与战国法思想研究

发布于:2021-07-26 05:36:49

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杂家尸佼与战国法思想研究 作者:马腾 来源:《现代法学》2015 年第 05 期 摘要:战国中期的尸佼以“去私”为核心理念,循政治实用原则,折衷各家,“取合诸侯”而 开创杂家学派。尸佼之学,提挈道家天地道论以立纲维,归旨于“事少功多”的理想治世;兼采 儒、墨道德仁义之说,致力于道德伦理与功利效益的取舍整合;汇合名、法名实之论,呈现出 治人层面之“用贤”与治法层面之“案法”的统合性阐释。尸佼之实用观念与折衷主义,乃商鞅变 法前后各家学说沿道法转关、儒法融合的思想史谱系演变之先声,其治道法术合拢之旨趣,堪 称先秦诸子思想融汇之范本,亦为汉代百家话语归一之先兆。 关键词:尸佼;杂家;商鞅;去私;道;仁义;正名 中图分类号:DF092 文献标志码:ADOI:10.3969/j.issn.1001-2397.2015.05.02 尸佼(约前 390-330 年),国籍不详。 尸佼生卒年钱穆有所考证。尸佼国籍争议颇多, 《史记》记载为楚国人,刘向《别录》认为是晋人,《汉书·艺文志》认为是鲁国人,钱穆则 推测尸佼是魏国人。(参见:钱穆.先秦诸子系年[M].北京:商务印书馆,2005:316,695.) 关于《尸子》,秦汉之际“世多有其书”,《汉书·艺文志》杂家类著录为二十卷,据《隋书·经 籍志》,魏晋时己非全本。清人汪继培《尸子》辑本,综合古人各辑本之优长,详细注明佚文 之出处,今人研究多本之。 文献学研究认为《尸子》汪辑本最优。(参见:王彦霞.《尸子》 汪辑本初探[J].图书馆杂志,2005(1).) 《后汉书》、《宋史》将尸佼归入儒家 在《后汉书·宦者列传》中,李贤注曰:“尸子,晋 人也,名佼,秦相卫鞅客也……作书二十篇,十九篇陈道德仁义之纪,一篇言九州险阻,水泉 所起也。”《宋史·艺文志》子部儒家类:《尸子》一卷。,但刘向言尸子“非先王之法也,皆 不循孔氏之术”,虽非确当之论,亦可见其疏隔于儒门道统。按说尸佼与商鞅谋划计事,立法 理民,似可并归法家行列。不过,史书大多收录《尸子》于子部杂家类,如《旧唐书·经籍 志》、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、《通志·艺文略》等。*人金德建曾将尸佼誉为“杂家”创始人, 曰:“尸佼年代较早,开创杂家学派。《广泽篇》的说明宗旨,树义如此明确;足为后来的杂 家视为准则。”金德建还论证尸佼学说与《荀子·解蔽》、《吕氏春秋·不二》的共通性,以强化 尸佼为杂家宗师之观点。(参见:金德建.先秦诸子杂考[M].郑州:中州书画社,1982:164.) 盖为确论。 先秦杂家法思想的研究历来不足,武树臣先生的研究有开山之功,惜乎内容只及《吕 览》。 武树臣的《中国法律思想史》撰专“杂家(吕)的法律思想”。(参见:武树臣.中国法 律思想史[M].北京:法律出版社,2004:173.)观《尸子》之残篇,固难媲美《吕览》,但时 代较早,成于一人,更可显现早在战国中期即有一种融合会通诸子学说的理论尝试。或因循古 书辨伪之风气,或囿于儒法冰炭不容之成见,或罔于尸佼国籍界说之纷乱,或畏于其学之杂错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漫羡,曾有论者推断《尸子》为伪书,或认为存在两位“尸子”。 “古史辨派”多以尸子为《伪 书》,徐文武则认为存在两位“尸子”。(参见:张西堂.《尸子》考证[G]//罗根泽.古史辨(第 四册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2:646-653;孙次舟.论尸子的真伪[G]//罗根泽.古史辨(第 六册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2:101-104;徐文武.《尸子》辨[J].孔子研究,2005 (4).)其实,尸佼学派属性之聚讼,抑或《尸子》真伪的争辩,反而映衬出尸佼学说之博 通。阅者的姿态左右了对其学说的释读,“儒家看到的是仁义,道家看到的是道德,法家看到 的是法术。”[1] 尸佼以为,儒、道、名、墨各创学说,为鸱张门户而交相攻讦,皆“弇于私”。有见其时出 奴入主之风气,尸佼主张“去私”,摒弃一端之见,归于“一实”。故而,其学大有冲决学派藩 篱,总摄各家大旨之气象,既吸纳各家思想的合理成分,又不拘囿于一家一子之学术立场。由 此,发轫于商鞅变法前后的杂学,在先秦思想领域崭露头角,昭示着诸子之学朝向道法转关、 儒法融合之趋势。核心理念之包容,学说范畴之圆实,知识方法之融通,治术手段之兼及,此 四端盖为杂家学说之特征,亦可为今人诠释之框架,析论如下。 现代法学马腾:杂家尸佼与战国法思想研究一、去私:《尸子》的核心理念《尸子·广 泽》云: 因井中视星,所视不过数星;自邱上以视,则见其始出,又见其入。非明益也,势使然 也。夫私心,井中也;公心,丘上也。故智载于私则所知少,载于公则所知多矣。……是故夫 论贵贱、辨是非者,必且自公心言之,自公心听之,而后可知也。匹夫爱其宅,不爱其邻;诸 侯爱其国,不爱其敌。天子兼天下而爱之,大也。 墨子贵兼,孔子贵公,皇子贵衷,田子贵均,列子贵虚,料子贵别囿。其学之相非也,数 世矣而已,皆弇于私也。天、帝、皇、后、辟、公、弘、廓、宏、溥、介、纯、夏、幠、冢、 晊、昄,皆大也,十有余名而实一也。若使兼、公、虚、衷、*易、别囿,一实也,则无相非 也。 在该篇中,尸佼集中阐明杂学宗旨,宣扬“去私”理念。所谓“去私”,既是一个道德论说、 是非判断的客观性基础,消除成见、综合学说的共通前提,也意在实质性地从“公私之辩”的角 度凝合儒、道、墨之核心精神。 一方面,尸佼“去私”的第一要义在于对智识*肴鲜肚凹纳笫印5贝迓鄞笫β薅 斯提出“无知之幕”(veil of ignorance)的理论模型,精妙地构设一个人们在“原始*等地位”前 提下订立“社会契约”的程序,经由对正义观之前见的深刻反思,启示人们冲决现实拘囿之思维 定势。(参见:罗尔斯.正义论[M].何怀宏,等,译.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.1988:9-10.) 中国先哲确已有见于自身情境与个人私欲对正义标准的扭曲与消解。尸佼譬喻道:“夫私心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